《活出生命的意义》


在集中营的经历

52

真正让人难以忘怀且与艺术沾边的,正是界面表演与凄惨的集中营生活背景所形成的幽灵般的反差。

53

大家都知道,幽默比人性中的其他成分更能够使人漠视困苦,从任何境遇中超脱出来,哪怕只有几秒钟。

61

在一个不再承认人的生命价值、剥夺人的意志并使之成为消灭对象(当然要先有计划地让他尽其所用)的重压之下,人的自我最终会遭受价值缺失之苦。如果集中营的犯人不竭力抵挡住这种影响以保存自尊,他就会失去人的情感,没有了精神,没有了内在的自由,没有了个人的价值。他会觉得自己不过是人群中的一小部分,其存在被贬损到动物的层次。

79

有一样东西你是不能从人的手中夺取的,那就是最宝贵的自由。人们一直拥有在任何环境中选择自己的态度和行为方式的自由。

实际上,人们也会经常遇到需要抉择的时刻。每天每时你都需要做出决定,这样的决定使你要么屈从于致命的暴力,要么保持自我内在的自由,同时也将决定你是否成为环境的玩物,是否抛弃自由和尊严而变成标准的囚徒。

80

在最后的分析中我们可以看出,犯人最终成为什么样的人,仍然取决于他自己内心的决定,而不单单取决于集中营生活的影响。因此,在心理和精神的层面,基本上任何人都能够决定自己成为什么样的人。即便在集中营,他也能保持自己作为人的尊严。

积极的生活能够使人有机会通过创造性的工作实现价值,而消极的生活能够使人满足于对美、艺术或者自然的追求。

81

如果说生命有意义,那么遭受苦难也有意义。苦难、厄运和死亡是生活不可剥离的组成部分。没有苦难和死亡,人的生命就不完整。

86

看不到未来的人之所以自甘沉沦,是因为他发现自己老在回忆。我们曾说过,犯人容易忆旧,为的是忘记眼前的痛苦。

这种人忘了,正是在极端困苦的环境下,人才有实现精神升华的机会。他们不是把集中营的苦难看做对自身内在力量的考验,而是很不严肃地对待自己的生命,把生命轻易抛弃。他们更愿意闭上眼睛,生活在过去之中。对这些人来说,生命是无意义的。

88

人的独特之处在于只有人才能着眼未来。在极端困难的时刻,这就是他的救赎之道,不过他得迫使自己将精神专注于此。

89

对自己的未来丧失信心的犯人,注定要走向毁灭。由于他对未来失去了信念,他也丧失了对精神的把握。他自甘堕落,成为行尸走肉。

91

正如前面所说,想要恢复犯人的内在力量,必须首先让他看到未来的某个目标。尼采说过:“知道为什么而活的人,便能生存。”

92

我们真正需要的,是在生活态度上来个根本的转变。我们需要了解自身,而且需要说服那血绝望的人:我们期望生活给予什么不重要,重要的是生活对我们有什么期望。我们不应该再问生活的意义是什么,而应该像那些每时每刻都被生活质问的人那样去思考自身。我们的回答不是说与想,而是采取正确的行动。生命最终意味着承担与接受所有的挑战,完成自己应该完成的任务这一巨大责任。

93

你必须承认,即使在经受磨难时,你也是独特的、孤独的一个人。没有人能解除你的磨难,替代你的痛苦。你独特的机会就是依存于自己承受重负的方式之中。

94

我们有太多的苦难要经受,因此,必须直面所有的苦难,不能软弱,眼泪是无用的,但也不必讳言流泪,因为眼泪见证了人们承受痛苦的巨大勇气

97

不管我们经受过多大的苦难,将来那都是一笔财富。我引用了尼采的话:“那没能杀死我的,会让我更强壮。”

意义疗法

130

存在之虚无的主要表现是厌倦。现在我们能够理解叔本华的话了:人注定要徘徊在焦虑和厌倦这两极之间。

136

人越是忘记自己——投身于某种事业或献身于所爱的人——他就越有人性,越能实现自己的价值。所谓自我实现,绝不是指某种可以实现的目标,因为人越是追求这个目标,越是容易失去它。换句话说,自我实现可能是自我超越唯一的副产品。

我们可以用三种不同的方式来发现生命之意义:(1)通过创立某项工作或从事某种事业;(2)通过体验某种事情或者面对某个人;(3)在忍受不可避免的苦难时采取某种态度。

140

人主要关注的不是获得快乐或者避免痛苦,而是看到其生命的意义。这也是人们为什么甚至准备着去受苦,在这个意义上,他的痛苦有了意义。

165

当然,人的生命是有限的,自由也是有限的。人的自由不是无条件的自由,而是针对特定条件采取某种立场的自由。

166

人是自己做出了屈服于环境和条件还是勇敢挑战那些环境的条件和决定,换句话说,人最终决定着自己的命运。人不是简单地或者,而是时时刻刻需要对自己的前途做出判断,决定下一时刻自己会成为什么样的人。

167

人的生命的一个重要特点是,他有能力超越这些条件。人能够力所能及地改变世界,并在必要时完善自我。

168

光说人有自由还不够。自由只是故事的一半,真理的一面。自由是人的生命消极的一面,而其积极的一面就是责任。实际上,如果人不能负起责任地生活,那自由会堕落为放任。这也是为什么我要说东海岸的自由女神像应该配上西海岸责任女神像的原因。

170

人不是众多事物中的一种。事物相互决定对方,但人最终是自我决定的。他成为什么——在天赋与环境的限度内——是他自己决定的结果。

写在后面的话

174 人类总是有能力

(1)将人生的苦难转为成就;

(2)从罪过中提炼改过自新的机会;

(3)从短暂的生命中获取负责任的行动的动力。

不过,应该记住的是,乐观主义不能通过命令获得。你甚至不能强迫自己在任何情况下对任何事情都无例外地保持乐观。

幸福也不是能够强求的,它只能是结果。人们一定要有理由才能幸福起来。一旦找到了那个理由,他自然而然会感到幸福。人类不是在追求幸福,而是通过实现内在潜藏于某种特定情况下的意义来追寻幸福的理由。

175

个人一旦成功地找到了意义,那他不但会感到幸福,还会具备应对磨难的能力。

182

正如意义疗法所宣扬的,找到生命之意义有三个主要途径。第一是创造或从事某种工作。第二是经历某种事情或者面对某个人,换句话说,不仅能从工作中也能从爱中找到意义。

不过,最重要的是第三个途径:即使是出于绝境的无助受害人,面对无法改变的厄运,仍能自我超越,并以此改变自己。他能够把个人悲剧转化为胜利。

184

另一方面,如果你不能改变造成你痛苦的处境,那你仍然可以选择采取何种态度。

186

有时要破除人们的迷信需要很多说教技巧。

187

我提出一个忠告:尽情享受你现在的生活,就像是在活第二次,不要像你的第一次生命那样,错误地行事与生活。

当然,人们一般只看到生命的短暂,而忽视和忘记了过去的辉煌,在那里他们收获过自己的生命:信守的诺言、付出的爱及勇敢而有尊严地忍受过的磨难。

188

人的有用性是从能够为社会做贡献的角度来定义的。但是,今天社会的特点是看重成功,因此尊崇年轻人。这实际上忽略了那些不再年轻的人的价值,并且模糊了尊严意义上的价值与有用性意义上的价值之间决定性的差别。如果一个人不认可这种差别,认为个人的价值仅仅源于他当下是否有用,那么,请相信我,这种人也许不会像希特勒那样,但有可能用安乐死的方式执行屠杀,也就是“慈善”地杀死哪些因年迈、疾病、精神障碍或其他各种疾患而丧失社会有用性的人。

191

因为有了奥斯维辛,我们知道了人能够做什么。

因为有了广岛,我们知道人正处于什么样的危险之中。

198

积极的态度既可使人倍感欢乐和满足,也能使人经受苦难和挫折。消极的态度则会加剧痛苦,削弱快乐、幸福和满足感,甚至导致抑郁或疾病。

202

他喜欢说精神病学的目的是灵魂的治疗,而灵魂的拯救是宗教的事情。

(最后更新于 2021-04-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