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机与人格》


7 两种不同的文化可能提供两种完全不同的方法来满足某一特定的欲望。

人们发现,一个单一的精神病理学症状可以同时代表几种不同的甚至是相对独立的欲望。

让我们这样强调:如果一个行为或者有意识的愿望只有一个动机,那么它就是不同寻常的,而不是普遍性的。

9 对于某种东西的需求本身就意味着已经有其他需要的满足。

假如大部分时间我们都饥肠辘辘,假如我们不断地为干渴所困扰,假如我们连续地受到一个始终迫在眉睫的灾难的威胁,或者,假如所有人都恨我们,我们就不会有去作曲、发明数学方法、装饰房间或者打扮自己的欲望。

11 一个对于食物有欲望的人,以适当方式来获取食物,然后吃和拒绝食物,这实际上可能是在寻求安全而不是食物。

13 我们必须立即承认,如果不与环境和他人发生联系,人类动机几乎不会在行为中得以实现。任何动机理论当然必须重视这一事实,也就是说,它不仅包括机体本身,而且应包括环境,包括文化的决定作用。

我们必须记住,个人在一定程度上创造了他的障碍物和有价值的对象。这些障碍物和对象必须部分地由情镜中的机体所规定的方式来界定。

理解一个地理环境怎样变成一个心理环境的唯一令人满意的方法就是:去理解这个心理环境的组织原则就是处于这个特殊环境中的机体的现有目标。

无动机的行为 15 大多数神经症或倾向都是基本需要满足的扭曲。这些冲动不知因何缘故,或受到阻碍,或找错了出口,或用错了手段,或与其他需要混淆。其他的症状则相反,它们不再寻求满足,而仅仅是保护性的或防御性的。它们的目的就是防止进一步的伤害、威胁或者挫折。两类症状的区别犹如两个斗士,其中一个仍旧希望获得最后胜利,另一个不抱丝毫获胜的希望,只是尽可能使自己不至于失败的太惨。

41 当我们探索人究竟想从生活中得到什么之时,我们就接触到了人的本质。

43 一句话,我们倾向于把已有的看成是理所当然的,特别是如果我们不必为它们而努力或奋斗的话。食物、安全、爱、赞赏、自由这些一直存在的、没有缺乏过或被渴望过的东西,倾向于不仅不会被注意到,而且甚至于会被贬低、嘲笑甚至诋毁。这种不把自己已有的东西当回事的现象是非现实主义的,因而可以被看成是一种病态的表现。

良好的人际关系 123 一种关系,例如友谊、婚姻、亲子关系,只要它扶持或增进了归属、安全、自尊乃至自我实现需要的满足,就按照十分有限的方式被界定为心理学意义上的良好关系。如果这些关系不能够扶持或增进归属、安全、自尊乃至自我实现需要的满足,则将被界定为不良关系。

这些是树林、山水或者爱犬所无法满足的。只有从他人那里,我们才能够得到完全令人满意的尊敬、保护与爱。也只有面对他人,我们才能毫无保留地奉献这一切。我们发现,这一切恰恰是好朋友、好情侣、好父母与子女、好师生之间所彼此给于的。这些正是我们从任何类型的良好人类关系中所追求的满足。恰恰是这些需要的满足成为产生优秀人类的绝对必要的先决条件,而它反过来又是全部心理治疗的最终目标(如果不是短期的目标的话)。

友谊:爱与被爱 124 相互间的坦率、信任、诚实、友善都可以看成是在其表面价值之外,还附带表达性、宣泄性的释放价值。一种健全的友谊也许表现出适当的服从、松懈、幼稚和愚蠢,因为如果不存在任何危险,并且他人所爱所尊敬的是我们自己而不是我们的面具与角色,我们就能返还我们本来的面目,感到软弱时就软弱,感到迷惘时就想到得到保护,希望写下成人义务时变得天真幼稚。此外,即便是在弗洛伊德心理学的意义上,一种真正良好的关系也能促进顿悟,因为一位好友或者配偶会十分慷慨地为我们所考虑的问题提供分析解释。

我们可以成为什么 145 我们必须一致赞成Formm的观点,他认为,自我实现的发生不仅依靠思想活动,而且取决于人的整个人格表现,这个完整的人格不仅包括该人的智慧能力的积极表达,而且包括他的情感和类本能的能力的积极表达。

一旦我们对于人在我们现在称为好的某些条件下可能成为什么状态获得可靠的知识,并且确知,只有当一个人实现了自我、成为他自己时,他才是快乐、宁静、自我认可、坦荡、身心一致的,那么,就有可能、也有理由谈论好与坏、对于错、有益或有弊。

我们的确有一种天性、一种结构、一种朦胧的类本能的倾向和能力的骨架结构,然而,要在我们身上认清它却是一个伟大而困难的成就。做到自然、自发、了解自己的本质、了解自己真正的需要,这是一个罕有的高境界,它不常出现,并且通常需要巨大的勇气和长期的艰苦努力。

健康的前提条件 151 那么,从促进自我实现或者促进健康的角度来看,(理论上的)良好环境应该是这样的:提供所有必须的原材料,然后退至一边,让机体表达自己的愿望、要求,自己进行选择(切莫忘记,机体经常选择自我克制和延迟,以有利于他人,等等,并且他人也有要求和愿望)。

环境与人格 151 当我们努力去理解”正常”的较新定义以及它与环境的关系时,我们遇到另一个重要问题。一个理论上的结果似乎就是:完美的健康需要一个完美的世界,后者使前者成为可能。然而在实际的研究中,事情似乎并不是绝对如此。

无论如何,研究工作已经形成了一个重要的结论,它发现个人能够比他所生长和生活于其中的文化更健康,甚至健康得多。之所以有这种可能,主要是因为这个健康的人有超然于周围环境的能力。这就是说,他靠内在的法则而不是外界的压力生活。

我们的文化的民主、多元化给人以非常广泛的自由来按照自己的意愿保持个性,只要他的行为不过分恐怖或具有威胁性。健康人通常并不在表面上引人注目,他们不着奇装异服,风度和行为也不异常,他们有的是内在的自由。由于他们不为他人的赞扬和批评所左右,而是寻求自我的肯定,可以认为他们在心理上是自主的,即相对独立于文化。对不同品味与观念的宽容与超然似乎是关键的必需品。

总之,我们的研究已经得出这样一个结论:虽然良好的环境可以培育良好的人格,但是这种关系远非完美无缺,此外,为了强调物质和经济力量的同时也强调精神和心理力量,必须显著的改变对良好环境的定义。

152 心理学乌托邦 人们将不像我们现在这样过多地相互干扰,更少倾向于将观点、宗教信仰、人生观或者在衣、食、艺术方面的个人趣味强加给自己的邻人。总之,这些精神优美居民会在任何可能的时候表现出宽容、尊重和满足他人的愿望,只是在某些情况下会阻碍别人(对此我暂不阐述),相互间更诚实,他们允许人民在任何可能的时候进行自由选择。在这样的条件下,人性的最深层次能够自己毫不费力地显露出来。

必须指出 成年人构成了一种特殊的情况。自由选择的情境并不一定合适于普通大众,它只适合于完整无缺的人。病人、神经症患者会进行错误的选择,他们不知道自己想要什么,即使知道,也没有足够的胆量进行正确的选择。当我们谈论人类进行自由选择时,我们指的是健康的成人或者人格尚未扭曲变形的儿童。

学习 214 实际中的教育往往通过使孩子少找麻烦、少调皮捣蛋来满足大人方便的需要,更积极的教育则更多关注孩子的成长和未来的自我实现。教育应该交给孩子坚强、自尊、正义感、抵制控制和利用、抵制宣传和对文化的盲目适应、抵制暗示和流行。

人格 226 为什么人与人之间存在差异(文化适应、文化的印记)?

什么是对事业的献身?什么力量导致人们忠诚地将自己奉献于一项超越自我的事业或使命?

满足、快乐、平和、沉静的人格。

自我实现者的品味、价值观,态度和选择,不是建立在相对的、外在的基础上,而在很大程度上是建立在内在的、现实的基础上。因此,他们追求的是真、善、美,而不是假、恶、丑,他们生活在稳定的价值观念体系中,而不是生活在毫无价值观念的机器人世界中(在这个世界中只有风格、一时的风尚、他人的意见、模仿、建议、威望)。

科学家的动机 228 一般来说,对于人们的趋同和归属的感情,以及更强烈的对人类的爱的感情,往往是许多科学工作者的原始动机。一些人投身于科学,就像他们同样也会投身于社会工作或者医学一样,都是为了帮助人们。

其他任何人类的需要都可以成为涉足科学、从事或者深入研究科学的原始动机。科学研究,也可以作为一种谋生手段、一种取得威望的源泉、一种自我表达的方式或者任何神经症需要的满足。

就大多数人而言,更常见的是所有同时发生的动机的各种程度不同的联合,而不是一个单一的原始的最重要的动机。最有把握的设想是:任何科学家的研究工作都不仅是由爱,也是由单纯的好奇所促动的;不仅是由威望,也是为了挣钱的需要促动的,等等。